没有足够的亮点来庆祝北京冬季奥运会

没有足够的亮点来庆祝北京冬季奥运会
即将过去的2019年,是中国冰雪军团备战北京冬季奥运会的关键一年,也是冬季奥运会备战——三部曲“拓展曲面”、“巩固积分”、“强兵”和“冲刺”的坚实一年。在2018年拓宽范围、夯实基础、整体表现略显黯淡的一年后,2019年,通过管理改革、科技援助、体育竞赛等创新措施,各冰雪团队逐步进入上升之路。短道速滑和花样滑冰等优势项目在国际比赛中表现出一定的竞争力。速度滑冰等潜在的主导项目在个人项目上取得了突破。冰壶男队和女队在经历低谷后强劲反弹。雪地车等短板项目也多次出现亮点。然而,与此同时,可以看出,女子短道速滑和以往获得奖牌的其他主要队伍仍然缺乏顶尖选手,还需要润色。男子和女子空中技巧以及其他有望赢得奖牌的队伍迫切需要提高竞争力。尽管短板项目偶尔会有突破,但距离冬季奥运会的顶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此,在剩下的不到800天的时间里,中国冰雪军团仍然需要充分增强实力,充分利用实力,为比赛做好准备,全力以赴。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上,中国短道速滑队只有吴大静获得金牌。女子短道速滑队是中国冬季奥运会上最大的金牌得主,却没有获得一枚金牌。2019年,形势甚至更加严峻。在年初的世界短道速滑锦标赛上,中国男子和女子短道速滑队没有获得一枚金牌。王蒙成为“短队”教练的负责人后,他着手与国内外著名教练组成复合教练团队,以加强体能,开展体能竞赛,鼓励团队内部的竞争,最大限度地激发运动员的训练热情。效果开始显示,在2019-2020赛季盐湖城站、蒙特利尔站、名古屋站和上海站短道速滑世界杯系列赛中,中国队分别获得2金3银2铜、3金1银2铜、1金1铜和2金2银2铜。与年初相比,短道速滑队经历了很多磨砺,竞争力也有了很大提高。与短道合并后,主跑道上的速度滑冰也取得了进展。在几场世界杯比赛中,中国运动员赢得了男子团体赛、男子1000米和男子500米的奖牌。20岁的新人宁仲淹甚至在哈萨克斯坦赢得了男子1500米冠军,这是近年来难得的突破,令人鼓舞。当然,看看短道速滑和速滑这两项赛事,虽然取得了明显的进步,但整体实力与辉煌时期仍有很大差距,绝对领先者的缺乏和运动员竞争条件的不稳定仍然是未来两年需要面对的现实。花样滑冰是另一项主要项目,中国队在2019年表现相对较好。在年底赢得中国杯和日本大奖赛后,隋文静/韩聪横扫进入决赛,赢得意大利都灵大奖赛。另一对选手程鹏/杨进受伤赢得了美国冠军,并在决赛中获得第二名,这表明中国暂时领先。在其他项目中,金伯阳和闫涵赢得了中国杯的前两个男子单打冠军。王时越/刘新宇在大奖赛中赢得了中国杯,并在日本获得第四和第五名,刷新了个人比赛中的最佳排名和个人历史上的最高得分。女子单打的年轻女孩陈鸿毅在俄罗斯获得第八名,创造了大奖赛的最佳成绩和排名,并创造了自由滑冰和总分的新个人记录。总的来说,中国花样滑冰队本赛季在国际滑冰大奖赛上表现很好,取得了稳步的进步和提高。人们对他们在北京冬奥会上的表现充满期待。与短道速滑队相似,2019年的冰壶比赛在晋级前也经历了压制。在
在雪地的两大潜在优势中,中国国家空中技能训练队的空中技能队在2018-2019赛季获得了6金8银6铜。在最后的总记分牌中,王新迪和许孟涛赢得了男女世界杯冠军和水晶杯。孙徐佳凭借长春站背靠背冠军和决赛的突然出现赢得了男子团体第二名,而一直坚持要赢得女子团体第二名的许思孙。在U型自由泳和单板滑雪项目中,在夏季和秋季举行的新西兰冬季运动会和国际雪联澳大利亚杯上,男子单板滑雪队张一伟、女子组蔡薛彤、男子自由泳队毛强兵和女子组顾爱玲的四名中国运动员获得四枚金牌,吴邵通和王紫阳获得两枚银牌,邱棱获得一枚铜牌。这两个项目承担着中国滑雪者攻击冬奥会高峰的重任,在未来两年仍有改进的空间。在其他水平相对较低的雪上项目中,雪上汽车、钢架雪上汽车、越野滑雪等项目主要是跨境运动员。虽然在训练和比赛中有许多亮点,但它们仍远未达到世界顶级水平。然而,他们的艰苦训练和无止境的从头开始的追求充分展示了中国冰雪人不屈不挠的品质。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已经从跑步变成越野滑雪的陈盆滨,在年底正式开始参加国际比赛。在冰雪军团为北京冬奥会做准备的同时,群众性冰雪活动的发展更加蓬勃。“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正在取得扎实的进展,为北京冬奥会的筹备营造了良好的社会氛围,为中国冰雪运动的发展注入了源源不断的淡水,必将推动中国冰雪运动的全面发展。(自《中国体育报》1年12月20日起)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https://www.urtbbs.ne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